即使在某些激動的時刻,距離感仍像隱形的城牆,無法忽視地鎖住自己
耽溺於自衛式的安全感,拒絕跨足向前

張開雙臂的同時,心底清楚迎面而來的不只是表面的善意,卻仍欣然接納,
是樂於接受並存的惡意 ?
或只是當作在演一場戲 ?

能夠輕易擁抱的人,也許是因為強大到足以隨時推開可能出現的危險。
要強壯到多麼厚實堅固,才可以不需要距離之牆的保護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nov 的頭像
ccinov

My life

ccino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