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推著不斷往前
卻也許只是在繞圈

無數的自我懷疑每天像海浪沖刷石牆
漸漸似乎有什麼如片如屑剝落了

再也顧不得曾經所謂 想要的自己
只懸念捍衛著的背後的家園是否安全
每日盔甲武裝上膛,戰場上步履維艱
淹沒自己的是隨時會瞬間崩解的暈眩

確確實實感覺到
我在失去著自己

做到什麼樣他人所期待、以為的人,也許不難
困難的是,妳必須閉起眼睛,對於背道而去的那個自己視若無睹
眼睜睜對於她將在何處落腳放棄決定權力

也許 承諾 是這樣的
一旦選擇了,就必須不問青紅皂白無怨無尤地對自己殘忍
妳再沒有自私任性的機會、再沒有半途而廢的可能

那麼在還沒有真正給出承諾之前,
Could I stop?

 

 

 

 

 

不斷問自己
如果一切重來,還是一樣的決定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nov 的頭像
ccinov

My life

ccino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