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藤周作
忘了拍頁碼的筆記


「沼田從婚姻生活了解到任何夫婦都有彼此無法互相了解的孤獨。」

「我認為神並不是如你們認為的是人以外讓人瞻仰的東西;而是在人之中,而且包容人、包容樹、也包容花草的大生命。」

「神為了拯救我們,不僅應用人的善行,也利用我們的罪過。」

「神擁有各種臉。我認為神不只是在歐洲的教會、小禮拜堂,神也在猶太教徒、佛教信徒、印度教信徒之中。」

「就印度教徒而言,我本能上認為所有宗教多少帶有真實,所有宗教同一個神所產生的;不過,任何一種宗教都不完全,因為是由不完全的人傳給我們的。有各種宗教,它們從不同的道路聚集到同一地點,只要能到達同樣的目的地,即使我們走的是不同的道路也無妨。」

「對立和憎恨不只存在於國與國之間,也存在於不同宗教之間。人,比起愛,更因憎恨而結合。人因有共同的敵人而結合在一起。長久以來,任何國家、宗教,都如此延續下來。」

「我想的是佛教所說的善惡不二,人做的事沒有絕對的正確。反之,任何惡行也都隱藏著救贖的種子。任何事善惡一體,無法像用刀子切割般,黑白分明。」

----------------

看這本書對印度產生了某種想要了解的念頭
想到以前去新加坡時,在小印度區就是有種很特別的回家感(氣味或音樂)
過陣子有空時想去圖書館網站上找印度圖騰、宗教的書籍

至於宗教的部分,和自己對神的看法有些雷同
我相信神存在於每個人身上、每個角落
應該是一種無以名之的力量,而不限於任何宗教、或任何人的詮釋定義

但若不以具體人形作為溝通對象,那麼人們會害怕與莫名未知能量對話。
未知不明帶來恐懼和茫然,所以我們需要用人的面貌(即神)來具像化這個未知力量,
好讓我們不畏懼的把自己依靠在祂身上。

能不能做到,去依靠一個沒有「人的樣貌」的力量呢?
一種非黑非白、非善非惡、混雜生死和人性百態的力量。
只是這樣缺乏明確答案的狀態,大概也無法產生依循憑藉的效果吧?!
(佛教可能是最接近這種狀態的宗教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nov 的頭像
ccinov

My life

ccino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