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看得我很想起立鼓掌

來源出處:立報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1450

-------------------------

■褚士瑩

最近我第一次去了蘭嶼。

到達的第一天中午,我立刻就騎上事先跟民宿主人借來的自行車,從島的東方出發,逆時針繞了蘭嶼整整一圈。

蘭嶼的南方,是出名的核廢料貯存場,因此這裡反核似乎跟小學生做早操一樣,是項全民運動,不但本地人有話說,就連外地人都參上一腳。

但是光是在貯存廠的外面牆壁上噴漆「我是人、我反核」就夠了嗎?這些在核電廠外面拉白布條靜坐,在演唱會上掛著標語,在各式各樣場合自稱反核的各種運動人士,有多少人家裡的手機充電器用完沒有拔離插座?有多少人離開辦公室或旅館房間的時候電燈、冷氣、電腦沒關?又有多少人家裡的冷氣機、電視機、音響、印表機正處在待機狀態持續耗電?還有那些喜歡把冷氣開到攝氏15度,然後裹在厚厚的棉被裡,認為這就是小確幸的那些人呢?一個浪費電的人,這些人的加入其實是對反核運動的侮辱。

也就是說,大部分自稱反核的人,在我眼裡是沒有資格反核的。
在所有反核的眾多標語裡面,只有一句深深打動我的心。這個標語說:「浪費電給擁核藉口。」

因為當我們做為一個熱情、正義的知識份子,努力教育自己,更深入去理解核電的種種優缺點時,只要擁核者說一句:「不用核電,我們立即就會面臨限電、斷電的窘境」,一想到炎熱的夏天夜晚沒有冷氣可以吹,冰箱裡沒有清涼的飲料,像日本所有的公共場所那樣,夏日空調規定設定在攝氏27度,這些「輕反核者」的理想很輕易就退縮了。

不浪費資源,才是反核的第一步。能做到不浪費電的人,才有反核的權利。

自行車環島的一整天之內, 除了有一個椰油村的小學生從巷口騎到街上買刨冰之外,我很驚訝沒有見到第二個騎自行車的人,無論是島上的居民還是觀光遊客。實際上,島上的自行車少得不得了,我借騎的那一台,還是鄉公所的同仁在鄉長生日的時候,合力買給鄉長的生日禮物,但是鄉長也很少騎,所以幾乎是全新的。
「我們蘭嶼人,都是騎車或開車,很少騎自行車。」鄉長的兒子,一面說一面將在我眼中只有汽車、卡車輪胎才用得到的打氣機插頭插上,幫浦頓時發出轟隆隆的巨響,就為了幫腳踏車的前輪灌一點風。
我瞪大眼睛看用牛刀殺雞的豪氣,感到有些驚訝,因為我們平常在國外騎車,都是隨身帶著一個手動的打氣幫浦,只有一支鋼筆大小,不到十塊錢美金,也不需要消耗電力,腳踏車輪胎那麼小,頂多也就多花幾秒鐘。
他沒有做錯什麼,只是可以輕易做得更好。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都在節能上(或更正確的說,「節能的觀念上」),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之後在蘭嶼的幾天,每天我也都看到另外一個騎自行車的人,但是也絕對不超過一個。雖然有些摩托車騎士呼嘯而過的時候對著我比著大拇指,我卻沒有辦法因此高興起來,因為對我來說,每一台多出來的摩托車,都是對著蘭嶼伸出來的中指。

若能夠鼓吹更多人像我一樣,嚮往騎著自行車在一個完全沒有交通號誌、紅綠燈的島嶼旅行的人,在蘭嶼進行低碳之旅,不用投資更多資源跟基礎設施,就可變出一套結合公益元素的「環保旅行(Sustainable Tourism)」。平時不浪費水、電、能源,或許才會有更多人有資格騎到480廢料儲存場前面打卡,理直氣壯地說:「我反核。」光是人,是不夠的。

如果島民表示對這些低碳旅行者的支持,那麼只要是騎自行車來消費的,店家就打個9折,或送個有意義的手製小物,民宿業者在客人不需要整理房間、更換毛巾床單被套的那一天,就送買一送一的優惠券,限買當地特有的林投果汁冰沙,或是蘭嶼自產的芋頭牛奶,既減少了浪費,又鼓勵在地消費──反之,如果送的是特地千里迢迢從台灣運來的可樂或罐裝飲料,就沒有了這個效果。

美國的喜來登飯店連鎖,最近在其中一些城市據點實驗一個新的做法,那就是客人每天早上都可以選擇需不需要打掃房間服務,選擇不打掃房間的住客,就可以獲得當天有效的5美元星巴克抵用券──當然,星巴克咖啡就「剛巧」附設在這些喜來登飯店的一樓。在減少營運成本、環境成本的同時,又刺激了消費,即使原則上不怎麼喜歡國際連鎖企業的我,都忍不住為這份巧思豎上大拇指。
一個人,先要對這個環境有很深很深的愛,才會對於核能發電感到切膚之痛,否則說得難聽一些,就好像沉溺在毒品的上癮者,卻理直氣壯對社會喊反毒,不過是打打嘴炮罷了,只要不真誠,任誰都看得出來。

想清楚,你真的有資格反核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nov 的頭像
ccinov

My life

ccino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