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見的不是我
而是你以為的我

我看見的也不是你
而是我以為的你

於是我每天戴著面具
上面是小丑般其實面無表情的燦爛大嘴, 但
聲音是空洞的
微笑是空洞的
眼神是空洞的

一切都是演戲

我總是在腦中幻想著所有最真實但從來沒有人膽敢真實的情節
譬如我站起來說
我覺得重點並不是怎麼讓這一切細節如同機器人般完美
而是"把人變得跟機器一樣毫無差錯的意義是什麼"?
譬如我站起來說
我不懂你的假設為何都建立在因為不信任而產生的指責上
不信任之必要性何在?

我懷疑世界上的真實何時才可能被釋放
太多虛假的片刻裡,
當下看似正常的人們心裡的對白是什麼?
看似默劇的螢幕下方跑過的字幕是什麼?
真得很讓我好奇

妳們究竟是
不覺得這是面具?
喜歡這個面具?
害怕拿掉面具?

I'm wondering...............





在我得到答案之前
只能先選擇繼續戴上面具來面對戴著面具的人
也許可以稱之為一種禮貌
就像妳們說,
化妝是一種禮貌
高跟鞋是一種禮貌
絲襪是一種禮貌
整齊和一致性是一種禮貌
讓每個人說著預期中的話語不要造成過度的驚訝(或稱為冒犯)是一種禮貌

是怎樣的人們,需要把距離和防衛和面具當作一種禮貌?
是脆弱嗎?
脆弱到不知如何面對赤裸真實的人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nov 的頭像
ccinov

My life

ccino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