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完成統計數字的論文之後
走到一個類似屠宰場的地方
經營者需要讓某種蟲蟲到熱鍋上工作
當然工作的結果是這些蟲蟲會死亡

蟲蟲當然不願意爬到熱鍋上
所以經營者就逼迫一群被囚禁的小鳥
去把蟲蟲抓到鍋子上

但蟲蟲很聰明非常難抓
所以經營者就命令小鳥們
把在熱鍋上被烤熟的蟲蟲屍體
銜到還活著在地上爬的蟲蟲旁邊
而且一路一直跟著這些蟲蟲
蟲蟲看到死亡的同伴屍體就會非常驚慌到處亂跑
然後驚慌之下就會很容易被小鳥們叼起來放到熱鍋上

夢裡看到那幕的我
開始嚎啕大哭
不停的哭(現在邊寫還是一邊覺得好難過啊...)

那是一種, 受虐者被逼迫著再去虐待更下面的人, 的感覺
所以大家都是受害者
只能身不由己的把自己所承受的痛苦,再逼迫更多人承受
我在夢裡一直哭
但其實好像還沒想明白, 讓我這麼難過的點在哪

然後夢裡的我
一邊哭一邊想著要回家改論文
因為我原本依照統計數據寫的結論根本不是事實
一邊哭一邊開車然後就迷路了
怎麼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不斷的往前開卻永遠沒有終點
最後努力醒來 就醒來了(很奇妙為啥我知道自己是在做夢咧?)

======================================

很久沒在這裡寫這麼長的日記
可能是因為昨天上課時看到同學因為工作壓力而哭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的心也碎了
好心疼她的辛苦掙扎

我們都辛苦
壓迫我們的人們也許也辛苦

我們都知道著世界的不美好在哪裡
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繼續發生
看著身邊的人繼續受苦
而我無能為力

想起來還是好傷心











寫到這裡我突然確定了
夢裡的傷心真的是因為昨天同學的淚水
她一邊控訴她的工作一邊說著她在生活和夢想間的掙扎,那一幕還在我腦海裡
現在想著眼淚就又掉下來
可能也關連到我自己的某個點,但我還沒發現或者還不想面對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nov 的頭像
ccinov

My life

ccino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