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米長的捲軸,張開在一張狹窄的木床上,窗外的光,因為窗子老舊,也只能透進來一點點。在這侷促而簡陋的房間裡,連一張書桌都沒有,他顯然得跪在地上作畫。余年春一筆、一筆,畫出了全世界沒人在乎,只有他和美君這一代人魂縈夢繫的水底故鄉。 (p.37)

那個時代,每一個小小的、看起來毫不重要的片刻的決定,都可能是一輩子命運的轉折點。 (p.46)

「小時候,每次在外面受了委曲,譬如講,老師跟同學指著你的鼻子說,『你爸是國民黨!』那就像拿刀砍你一樣,我總是想,如果媽媽在,多好,隨時可以回家對媽媽痛哭一場,可是一想到這裡,就更難過。每次火車從衡山站裡開出來,經過龍家院速度都還很慢,我老遠就從屋子裡衝出去,拚命往鐵軌那邊跑,往火車跑過去,我去追火車,一路追一路喊媽媽媽媽媽媽…………我看到任何一個短頭髮燙得捲捲的女人,都以為那是我媽-可是我媽永遠在一輛開動的火車裡,我永遠追不上………」 (p.5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cinov 的頭像
ccinov

My life

ccino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