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竟也進入逐漸寬闊的狀態,雖然那些負面不安焦躁緊張的感受也還是不時糾纏,不過比例愈小了。所有的糾結終究源於內在進退失準的膠著。把如同打坐時的坦然無懼安安靜靜攤開,真實性格中的力量也就能自在展現。嗜人意志的種種都是磨練、考驗,甚至甚為逼真的遊戲而已。

對自己來說,真正重要的其實只有一件事:保持心的清明狀態。
透明到能夠映照自己,其他一切就都不足為道了。

ccino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